慢生活

在江灘

作者:余毛毛

發布時間:2021-09-15 09:51:56

來源:西安晚報

兩個大灣

這十幾年,我一直住在長江邊,以前住城市的西邊,現在住東邊,兩者相距約十五公里。

由于房屋設計的原因,我住城西的時候,只能看到西邊的長江,但我還是感謝生活和長江對我的恩賜,因為我坐在10樓陽臺上,面臨著一個美麗的大灣。

大灣是從長江的南面彎過來的,這一彎,使得江面寬闊了一倍多,同時具備了湖泊的氣質,蒼茫浩渺,煙水迷蒙。我能一連幾個小時坐著看大灣,看江面上來來往往的船只從大灣的盡頭遠離,消失,又看到從那盡頭一艘艘地冒出來,向我開來。最幸福的時候,是看長江落日,它一點點地沉落到江里或岸邊的樹林后面,那莊嚴肅穆的氣勢讓我感到,活著要如它一樣有尊嚴。

十年后,我搬到了現在居住的城東一幢居民樓,這次住得更高,觀江的空間也更大。搬到東部來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,我發現這兒也有一個大灣,它與西邊大灣之間的十五公里我走過,這中間的江面基本是直的,沒有彎道。

如今,我看東邊的大灣也快四年了,對其了如指掌。與西邊的大灣相比,東邊的大灣秀挺些。與西邊大灣的方向也相反,西邊的是從江南那邊彎過來,而東邊的大灣是從江北這邊彎向南方。與西邊的大灣感覺相類似,那些來來往往的船只駛來和遠離帶來的是詩意和清空,東邊的大灣更有一種清新和振奮,因為正朝著東方。守著東邊的大灣,重頭戲自然是看朝陽了。說真的,朝陽的升起比夕陽的沉落要精彩一點。朝陽是進取的、上升的,它躍躍欲試,有著無盡的力量要噴發——春天時帶給人明媚,夏天時帶給人火熱,秋天時帶給人高爽,冬天時帶給人溫暖,朝陽影響著人們一天和四季的情緒,而這是在西邊的大灣看落日時所感覺不到的。西邊大灣的落日帶給人的是答案,是結局,它把一天和四季的生活省略掉了,它富有內涵,給人一種莊嚴感,同時也給人帶來一種暮氣,而東邊的朝陽卻將這種暮氣一掃而空。

我現在幾乎每天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臥室的飄窗邊有沒有紅光。一有,我就知道今天有朝陽,于是趕緊起來看,幾乎沒有漏下一個出太陽的日子。讓人又愛又恨的是夏天的朝陽,夏天里的日出最精彩,動人心魄。滿天熱烈的彩霞是它的前奏,一層一層的,極富立體感,仿佛那是一道通往天空的彩色云梯,然后,朝陽從水面上一點點地出來,從柔嫩紅,到明亮紅,到最后成一個白花花的大白圓盤。而大灣也隨著這紅色而變化,從淡淡的紅色水中路到鮮艷的水中路,最后是一條銀白色的水中路。此時人已經無法直視長江了,天上一個太陽,水里一個太陽,兩個太陽的炙烤,讓人落荒而逃。

兩個大灣,就像天地間的一個大括號,而我在其間生存。西邊的大灣讓我在年輕時有所節制,東邊的大灣又在我步入中年時給予朝氣和鼓舞。它們護衛著我,又將我引進大江日夜流淌的闊大綿長的開放型生活,還有什么比這更美妙的呢?

狗尾巴草

秋天的江灘是荒寂、沉悶的,然而那其實是一種假象,你只要深入其中,就會領略到一種動感,那是由狗尾巴草造成的。

再也沒有比狗尾巴草更平常的野草了,江灘上到處都是。那天我在江灘漫步,忽然一大片烏云般的鳥群叫囂著從頭頂飛過,驚得正在爬大堤的我不禁坐倒。它們飛過以后,江灘又恢復了寧靜,只有一只蝴蝶在我身邊飛舞。我正要起身的時候,忽然感到胳膊有點癢,一低頭,只見一株狗尾巴草在風中若即若離地觸碰著我的手臂。

不知道多少次來過江灘了,從來沒注意過狗尾巴草,對它熟悉得連描述它都感到困難。它們長滿了整個江灘,高的有我膝蓋高,低的及腳踝。我用手指彈了一下那株草,一陣風吹來,忽然感到一種暈眩,陽光下的狗尾巴草通體金黃,千萬條可愛的小尾巴一起晃動起來。那一刻,我感到置身于一片金色的波浪之中,往前看往后看往左看往右看,那波浪連綿不絕地朝我涌來。我躺了下來,閉上眼睛,享受著這金色的、溫柔的搖晃,幾乎睡著。

起來后,我到了大堤上。大堤的這邊是土坡,而大堤的那一邊是嚴峻灰白的水泥波面,那是夏天豐水季節要和江水硬碰的一面,不能有一絲含糊。坡面與江灘呈約四十五度角的樣子,有二十來米高吧,江水最盛大的時候,可以坐在堤頂濯足。而現在是秋天,是枯水季,靠江這邊的江灘也非常寬闊,只是這邊全栽著高大的白楊樹,顯得冷峻,沒有土坡那邊明亮。我順著水泥斜坡慢慢往下走,走到一半的時候,看到一線狗尾巴草,它們生長在兩塊水泥間的縫隙里,這可能是建筑的需要吧,在上下兩塊水泥之間有一道約大拇指寬的縫隙,填著某種黑色的膠類,也許是瀝青,由于時間久脫落了,于是狗尾巴草生長出來。雖說是一線,但長到上面,也是毛絨絨的一團,我看看左邊,再看看右邊,又看到了一種壯觀,因為將生長在這條縫隙里的狗尾巴草連起來看,就像一支彎著腰在疾行的整齊的隊伍,風吹得越急,它們奔突得也就越急,使得這冷冰冰的沉重的長堤似乎也在疾行。

而我腳下的大堤有多長呢?我真是不太清楚,但看到兩位也住在江邊的朋友曬出的大堤圖片,幾乎和我腳下的一模一樣,他們一個在我下游二百公里的縣城,一個在我上游一百五十公里的城市,就往少里算吧,這狗尾巴草的隊伍也有三百多公里長。我感到振奮,莫名的,我也想跟著這隊伍行走、奔跑,我想到遠方,看到更多更遠的長江。

波浪的樣子

那一年真是奇特,居然近三個月沒有下雨。我站在堤壩上,看著江灘,一股干枯感讓人感到沉重。江水下退得厲害,報上說比正常年份的水位下降了兩米多,這還是一星期前看到的消息,而現在可能更不止了。我下了堤壩,往江邊走。江灘上的落葉被踩得咔咔響。到了江邊,一排金黃色的蘆葦擋住了我,我費力地撥開鉆過去,天地豁然開朗起來,遼闊綿長的江面呈現在眼前。

這個江灘離城區已經很遠了,屬于沒有專人管理的地帶,這是我最喜歡的觀江點,無人打擾,而且此處江中有兩道沙洲,前面還有一個大灣,水勢在這兒很漂亮。

我站在江邊,感覺有什么與往日不同,再看看腳下,一片銀白細膩的沙灘,原來是江水干枯后露出來的,以前從來沒看到過。我站立的地點本來就是江岸了,現在江岸又往前伸展了。我跳到沙灘上,激起一股細白的塵霧,沿著沙灘一邊往前走,一邊拍岸上那些在風中招展、在陽光中閃爍的蘆葦。

忽然打了個趔趄,低頭一看,居然看到了一大塊傾斜的水泥路面。我很疑惑,這兒怎么會有水泥路面?再四周一看,找到了一個廢棄的碼頭。除了二十多米長的陳舊的斜插入江里的水泥路外,碼頭已沒有痕跡,往上看又是蘆葦、土坡和江灘了。如果不是江水退得厲害,它也是不會露出來的。我在靠江的那一邊坐下,不料那水泥塊居然晃動了一下,嚇得我趕緊轉移到靠江岸的這一邊。這碼頭很有年頭了。這條路有三米多寬,波浪順著路面往上奔涌,江水與路面相交的幾平方米面積,在陽光的照耀下呈現出一種明媚的黃色。白色的波浪在那幾平方米跳躍起舞,非常好看。我端起相機一連拍了幾十張。

回家后,我翻看著,想刪掉一些不出色的,那畢竟都是短時間內的波浪,風大浪頭高點,風小浪頭小點,形狀差不多的,只要找幾張浪頭高的就是??梢粡堃粡埖乜?,不禁呆了,因為沒一道波浪的樣子是相同的。人們常說,世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,沒有兩朵相同的雪花,但它們的樣子還是相似的。而波浪卻是完全不同,有的呈線型,有的呈鋸齒形,有的呈扇形,有的呈三角形……差別如此之大,可以說每一道波浪都是全新的生命,有著鮮明的獨特的意味。我沒想到,那偶然露面的江邊幾平方米的水泥路面,竟成了波浪們展示風采的舞臺。差不多的風,差不多的水流,差不多的環境,卻釀造出了完全不同的形象。

責任編輯:高佳雯

更多資訊,下載群眾新聞

陜西新聞

編輯推薦

娛樂星聞

群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21 by www.losangelesbusinessgroup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黄色视频在线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