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眾創作

趕會

作者:郭德誠

發布時間:2021-09-28 09:01:32

來源:西安晚報

我喜歡趕會,會,是咱老百姓的大聚會?;蚴堑厣箱亯K布,或是架子上支幾塊木板,或是隨便搭個小棚子,或是就著三輪車車廂,各種商品便整整齊齊地擺上了。價格,你隨便侃,多少,你任意聊,約定俗成,無拘無束,南腔北調,笑臉相迎?!白哌^路過不要錯過?!薄皟稍?,兩元,所有商品一律兩元?!辫傃赖?,理發的,補鞋的,修腳的……只有你想不到的,沒有你找不到的,五花八門,應有盡有。市聲嘈雜,人流涌動,一路走過,如蹚一條歡快的河,到處都是世俗生活的浪花。

離我家不遠,就有這樣一條街,是逢五會,即初五、十五、二十五。這條街,東西走向,依著河堤,長長一條街,攤位鱗次櫛比,人流緩緩移動,兩邊是垂柳,風動柳舞,遠看就像一幅立體的寫意畫。

我喜歡趕會,還是從理發開始的。

我的頭發是自來卷,留得短了,像草皮趴在頭上;留得長了,卷得亂七八糟。不少美發廳都弄不美。一次,看到一棵柳樹下,一個老者,兩手翻飛,給人理發。旁邊有“熱得快”,銅臉盆,白毛巾,幾個小馬扎,一圈人等著理發。常言說:“郎中要老,理發匠要小?!币馑际?,醫生越老越有經驗,理發匠越小越能趕上新潮。這人看樣子已年過花甲,可見是寶刀未老。

既是這樣,何不試試?果然,三下五除二,我的一頭亂發被弄得服服帖帖。問其緣故,他說留長留短,是根據發卷兒大小來的,不是想長就長想短就短的。聽聽這話,里面可是有骨頭的。

他的剃刀,是很多人的一種特殊享受。不論多硬的胡子、多硬的頭發,熱水一洗,毛巾一悶,泡沫一涂,他左手拇指、食指把皮膚一撐,右手那把剃刀優雅地揮動,畫著弧線,隨著絲絲拉拉的聲音響起,不論是胡子,還是頭發,不僅被刮得干干凈凈,皮膚也放出亮光,容光煥發。了事,老者把圍布一抖,那人從椅子上站起身來,或摸一把下巴,或從前往后捋一把腦袋,然后吐出兩個字:舒服。

這種享受,是電動剃須刀無法提供的。不少人都喜歡這一口,尤其是老年人,有的從老遠跑來,為的就是享受這種剃刀下癢酥酥的感覺。他們圍成一圈,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,不緊不慢,既是理發,也是一種慢悠悠的生活。是不是那絲絲拉拉的聲音中,含有對過往歲月的追憶,我說不清楚,但是,確實能感到,有一種人生的況味在里面。

一條街,就是一幅活色生香、煙火氣十足的民俗生活畫卷,它色彩斑斕,人物鮮活,富有動感;同時,它也思接千載,源遠流長,是從歷史的深處一路鋪展過來的,又一直延伸下去。那垂柳,那圍布,那銅盆,那有一句沒一句閑聊的情景,只是這畫面的一角,恬淡、悠遠,既是實景,也有歷史的縱深感。每次趕會,我都感覺是在觀畫,人人都是畫中人。

別人看我,自然也是一樣。

責任編輯:高佳雯

更多資訊,下載群眾新聞

陜西新聞

編輯推薦

娛樂星聞

群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21 by www.losangelesbusinessgroup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黄色视频在线免费观看